空窗_

事实就是,没有现实

我始终觉得自己是不值得忧伤的

小时候是抱着电脑浑浑噩噩,初中时是一事无成自甘堕落,而现在,我却期望从那片黑暗中找出光来。

我大概忘了我活在壳里。


splendid

记录

在我写下“和我一起走吧”时,理所当然写出来的死字
不知道是谁给我的讯息